贵州快三实时开奖号码:諾布旺丹:“歷史、隱喻到象征:史詩演進三部曲——以格薩爾史詩為例”

2020-01-14 20:50:55 川大藏學所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1OO www.ryafei.com.cn 2019年12月11日晚上19:00—21:00,中國社科院大學博士生導師諾布旺丹教授應陳波教授之邀,以“歷史、隱喻到象征:史詩演進三部曲——以格薩爾史詩為例”為主題,在四川大學江安校區文科樓二區623教室為到場師生帶來了一場精彩的學術講座。本次講座由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玉珠措姆教授主持,系四川大學中國藏學研究所及四川大學人類學研究所舉辦的“李安宅講座系列”第四十一講,吸引了川大、西南民大的眾多師生及其他社會人士積極參加。Xc6中國藏族網通

1.jpgXc6中國藏族網通

諾布旺丹教授是中國社科院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藏族文學研究室主任、全國《格薩(斯爾)》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中國藏蒙西藏文化?;び敕⒄剮嶗硎?,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學會副秘書長,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同行評議專家,學術成果豐碩,著有專著《詩性智慧與智態化敘事傳統》《藏族的神話與史詩》《西藏文學》《藝人文本語境文化批評視野下的格薩爾史詩傳統》《西藏文學》《生命之輪——藏傳佛教的活佛轉世》、參與主編《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百科全書三大史詩卷》等等,其中,合著《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系史》榮獲國家“五個一”工程獎。
講座伊始,諾布旺丹教授介紹到其本科就讀于學藏語言文學專業,后來從事民族學與人類學的一些研究和工作,再后來從事中國文學研究,主要專業方向是格薩爾,由于這樣的學科知識結構背景,使其把格薩爾僅僅作為一種文學作品去看待。其實歷史證明和國際史詩學證明格薩爾史詩也不是一個純粹的歷史文學作品,它和荷馬史詩一樣,是一種史詩傳統。今天的主要內容和思考問題將圍繞著如何看待格薩爾史詩傳統?在這當中,應該怎么樣去突破我們現有的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以將這樣一種古老的學術傳統、文化傳統,與國際史詩研究、古典主義的研究,或者與如今包括口頭傳統,民俗學領域在內的一些傳統進行接軌。
教授表示關于史詩研究一直存在兩種看待問題的角度:首先“是什么”的問題。但我們學界進一步研究來說,更重要的應該是“如何、怎樣”的問題,即從文本到結構的問題,思考結構是如何形成的。比如,格薩爾史詩為什么只青藏高原、帕米爾高原、蒙古高原等高原地帶能夠產生和演進,而不是在內地?那么在青藏高原土壤里面,它又如何發展?
在世界各個民族的歷史中,有成為史詩的民族比較多,史詩的類型也比較多,有這種英雄史詩、荷馬史詩、印度史詩、古巴比倫史詩、包括中國的三大民族英雄史詩(江格爾、瑪納斯、格薩爾)、遷徙史詩、創世史詩。那么教授一直以來堅信這些史詩的發展、產生、演進有一個普適性的規律。
首先教授介紹了英雄史詩的三個基本特點。第一,英雄史詩里面的主人公是一個半人半神的英雄形象;第二,史詩看似在講述主人公的故事,但是實際上在講述一個史詩涉及的族群或者民族滄桑變遷的歷史,因此我們在讀格薩爾史詩的時候,一定不能只看到格薩爾的傳記,而一定要看到通過格薩爾體現出的青藏高原的歷史變遷;第三,史詩敘事和結構具有宏大性,從橫向看,史詩結構上體現出包羅萬象的學科,包括社會經濟的文化、宗教藝術、軍事等方面。從縱向看,因為史詩是人類遠古時代的產物,所以反映了幾千年的文明傳統,敘事一定具有宏大性,從這個角度講,史詩是成熟的,它的發展是歷史上從感覺再到觀念的一個過程。首先,史詩的原型一定是真實的人物和時間。曾經在某一個歷史階段,后來被人們從感覺層面開始口頭傳送。比如,格薩爾誕生于1038年,按照文化記憶學的理論來講,三代人以后就口頭的藝術和歷史就會變成傳說。所謂傳說和口頭的歷史有著什么區別呢?口頭的歷史基本上保持了歷史的基本上它的時間和空間的真實性。但是傳說夾雜了很多人為的和想象的東西。所以史詩一定始于真實的歷史,從人們的傳說開始有主觀化的色彩,再到觀念層面,傳說就變成傳奇,傳奇變成信仰,那么最后形成一個宏大的敘事。正如如今的格薩爾史詩一樣,它不僅是一種民族身份的象征,更重要的是一種民間信仰。格薩史詩的主人公格薩被認為是護法神和英雄,有些地方還把它當成財神去供養,所以是從感覺層面跨越到了這種信仰層面的過程。
此外,發掘史詩字面背后的意義。是我們讀史詩的關鍵要素?!笆肥筆搶返摹笆貳焙褪璧摹笆弊楹隙傻?。顧名思義它是“詩化的歷史”,歷史肯定是真實存在的,但是詩歌一定帶有想象的色彩,所以詩化的歷史一定是帶有想象的歷史,所以我們在看格薩爾史詩的時候,一定不要把它當成一種真實的歷史去看待。也不能完全把它當成虛構的文學作品去對待。
因此,教授總結出英雄史詩演進的三大脈絡,講座主要的內容將圍繞著這三大脈絡開展:
一、敘事文類演進脈絡:歷史、歷史神話化到神話藝術化;
二、敘事本體(結構)演進脈絡:歷史 、隱喻到象征;
三、敘事邏輯演進脈絡:發端于“史”、演進于“喻”、完成于“境”。 
一、敘事文類演進脈絡:歷史、歷史神話化到神話藝術化
所有的敘事文本都是建構出來的,這種建構有兩種法則——“歷史神話化”、“神話歷史化”,前者以“邏各斯”為其語境(強調書面傳統),后者以 “秘索斯”為其語境(強調口頭傳統)。大凡英雄史詩文本的建構則運用了“歷史神話化”的法則(即從事實記憶到價值記憶,或從交際記憶到文化記憶)。
首先“神話歷史化”情況在漢民族的文本建構當中非常突出。中國著名的《史記》中“回門宴”、“霸王別姬”,這些都是神話歷史化的結果,系司馬遷從陜西湖北一帶的民間藝人的口中采集而來,然后他作為一個漢朝史官,包括黃帝、炎帝、《山海經》等,便由其將歷史建構出來。又如,藏族歷史上的藏文,象雄文字無法考證,不能肯定的說我們現在使用的藏文是公元7世紀創制的。此外,藏族歷史的編年史,是由赤松德贊的史官收集各方口傳、文字資料編纂的,七尺王將王位禪讓給能駕馭烈馬的兒子,自己趴天梯升天等等,都是神化后的傳說?!吧窕襖坊?,這是很多民族中都存在的一種共同的文本建構趨勢,然而它建構不了史詩的文本,只有歷史神話化才能,它是建構史詩的源頭,也就是說把歷史的文本神話化了,它才可以變成史詩,前者是前提和基礎??梢運鄧械撓⑿凼肥際搶飛窕盎慕峁?。比如格薩爾是一個真實人物,1038年出生于四川甘孜州德格縣,他的生活軌跡、遺物保存至今,有很多文獻詳細記載格薩爾的經歷。后來做為歷史真實人物被神話化了,這是成為史詩的前提,而后經過藝術化,最后形成了格薩爾神化為半人半神、擁有著宏大敘事的、包羅萬象的“格薩爾史詩”。
1、產生史詩的兩個條件:詩性思維、口頭傳統
正如丹納在《藝術哲學》提到的,產生藝術杰作需要有兩個必要的條件,“一是自發的活躍情緒和個性——有感觸就能無所顧忌的發泄出來,不用聽出任何指教;二是周圍有近似的理解的精神在不斷的支持,使心中那些尚且模糊的概念得以醞釀,滋養成型,繁殖和壯大”。第一條表示了史詩的產生必須具備詩性智慧即神話性思維,藝術是發散性思維的結果,理性需要讓步于出現的情感和激情。第二條表示了史詩的產生必須具備語境,那便是口頭傳統。一個民族產生史詩的語境,指的是詩性和神話性思維,這往往也是藝術家和文學家的思維特點,它具有發散性和直觀性的特點,不同于學者所有的邏輯思維。正如丹納的觀點,日耳曼人是典型的邏輯思維主導的民族,因此他們在世界頂尖科技領域成果頗豐,而拉丁民族是典型的發散性思維,涌現出了一大批包括莎士比亞在內的杰出作家和藝術家。
再如,引用朱光潛學者的觀點:漢民族由于2000多年前便產生了文字,所以邏輯思維、文字傳統占據主導,因此沒有產生漢族史詩的語境。而藏語由于生活環境優美、文字發明較晚等原因,人們的思維較為發散,強調詩性思維、口頭傳統。教授指出,古希臘和藏族人民都十分注重雄辯等等口頭傳統,正如英國牛津大學安東尼奧·馬克教授提出,人類的歷史會說話的歷史,至少有10至12萬年的歷史,人類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僅五六千年。又據一位美國學者的著作《書面文化與口頭傳統》中描寫,世界上有3000種語言,文字78種,其中2700多個民族只有語言而沒有本族文字,所以文明傳承的最重要媒介應當是語言而非文字,文字是語言的附屬品而非取代品。
2、藏族格薩爾史詩產生的特殊語境:文化的邊緣活力
為什么“格薩爾史詩的產生”作為一種重要的文化事件,恰好發生在長江、黃河、瀾滄江的源頭的三江源地區?關于這一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前所長楊毅教授在其著作《中國敘事學》中提出“文化的邊緣活力”概念,其結論是“地理位置的邊緣并不等于文化的邊緣,地理上越邊緣處,文化的原創活力越強”。格薩史詩在三江源的產生階段,正好驗證了這個觀點。
格薩爾生活在公元11-12世紀,1119年去世經歷三代人變遷后,即公元13世紀其事件成為民間傳說,開始神話化。隨著在公元13世紀左右,相比于佛教在果洛、玉樹、那曲等地佛教的傳入和發展,三江源地區由于沒有佛教的枷鎖、教派紛爭,為史詩的創造提供了單純的思想凈土,保持了旺盛的創造活力,所以格薩爾史詩不斷藝術化,在三江源地區逐漸發展出宏大性、神圣性、系統性和象征性等特點。其中,藝術化過程及其重要,神話化的文本只有經過了藝術化才能成為史詩。Xc6中國藏族網通

二、敘事本體演進脈絡:歷史、隱喻到象征
三種敘事文類即歷史、神話化、藝術化分別對應于三種敘事本體,即歷史、隱喻和象征,從縱向它們呈現為三種具有遞進式關系的結構形態。即從關于客觀歷史的敘事向關于人內心精神世界敘事的演進過程;從感性到理性、從經驗層面到觀念層面更替演進的過程。
所謂“歷史”是指未被主觀所染指,未被文本化的自然歷史形態,它是由物理構成的空間世界和邏輯秩序構成的時間坐標來體現,是由因果性聯系(邏輯思維)構成。而敘事本體的歷史是指敘事者主體根據經驗和理解對客觀歷史的主觀性闡釋,是由聯想性關系構成,體現了詩歌文本的“真”。
神話化的內核即是“隱喻化”。隱喻是人類早期思維活動的基本形態,它由神話的關聯性思維(發散性思維)性質決定的,是人類早期種屬不分,物我不分,以己度物、取譬不遠的秘索思維的反映。處于人的直觀性思維和感性思維層面。如盤古神話。隨著理性文明的引入,神話開始朝向更為有意識的方向(教諭化)發展,從直觀層面向觀念層面-象征層面轉變。在隱喻性敘事層面,藏族歷史上大量歷史事件、社會事象、民俗傳統、軍事成就等與史詩形成了互文關系,促成了各種歷史文化事象在史詩中的文本化,使之內嵌于更廣泛的史詩的價值系統和文本結構中,體現了詩歌文本的“美”。
在象征化層面,以格薩爾史詩為例,佛教化是格薩爾神話敘事向宏大敘事跨越的推手,使處于民間傳說和神話階段的格薩爾敘事化蛹為蝶。如果說隱喻使史詩形成了故事現象背后的意義世界的雛形的話,由于佛教的介入,象征化使這一雛形和基本觀念成為明顯可見、可觸摸的東西,即通過外在的媒介和它聯系起來(如儀式、節日、廟宇、頌詞、雕塑、繪畫藝術等)。象征化經歷了以佛教化為主導的藝術化的洗禮。使故事體系化、人物完美化、事件有序化,逐漸成為道德教化的文本。英雄-菩薩的化身,30員大將-佛教的30位大成就者、四方妖魔-佛教四魔(煩惱魔、五蘊魔、天魔、死魔)等等。這些都主要體現了詩歌文本的“善”。
因此,象征化完成了格薩爾的宏大性敘事結構,其宏大性的特點包括:多元共構的家國情懷;抑強扶弱、濟貧救困的人文精神;智慧與方便雙運的濟世之道;平等、自由、正義的歷史構想。Xc6中國藏族網通

三、敘事邏輯演進脈絡:發端于“史”、演進于“喻”、完成于“境”
格薩爾史詩從作為一個歷史人物事件觸發,逐漸神話化,也就是經過隱喻化,最后達到了佛教的“境”。因為現在的格薩爾史詩藝人所歌頌不光是講述青藏高原的歷史,其落腳點在于“善”、公平、正義的人生境界,這與佛教提倡的“境”是相吻合的。
隨后,教授對比了兩張關于格薩爾形象的圖片。圖一是來自于甘孜東古寺的格薩爾武士像,是歷史神話化狀態的人物形象。而圖二的格薩爾菩薩像,已經完全經藝術化后過渡到象征層面,成為一種佛教提倡的普渡眾生、及時救困的象征,也體現了求內心靜謐的境界。Xc6中國藏族網通

最后諾布旺丹教授總結強調,格薩爾史詩發展的總趨勢正是從一種世俗層面到神圣化過度、從感覺層面到觀念層面的轉變。
講座接近尾聲,玉珠措姆教授感謝諾布旺丹教授在短短兩小時內旁征博引,給大家帶來了關于格薩爾史詩演進脈絡的精彩講解。提問環節,陳波教授提出“如何評價法國藏學家石泰安關于格薩爾史詩的研究”一問,諾布旺丹教授指出,其博士論文《格薩爾史詩和說唱藝人的研究》影響深遠,古今中外相關的文獻資料收集全面、豐富性無與倫比,充分肯定其提出“四天子理論”、“格薩爾/凱撒說”一些觀點,但認為其結論仍有爭議。張延清副教授提問,因為佛教的介入使格薩爾“化蛹成蝶”,但藏區寺院僧人們并不認同,如何看待這個矛盾?諾布旺丹教授認為,使佛教的現象而非正統佛教本身使格薩爾這樣的民間敘事推向了宏大敘事的高度。比如正是由于格薩爾史詩演說藝人有著佛教背景,所以其豐富多樣的演繹方式促使格薩爾史詩規模愈加宏大。最后,在持久而熱烈的掌聲中,本次講座落下了帷幕。 Xc6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
相關稿件